首页 > 新闻报道 > 新闻详情

把握VC2.0投资人发展脉络 做精品化母基金
时间:2016-06-02

      


       辰德资本将自己定位成创业基金,一方面源于自身团队创业的心态,另一方面也因为,从2013年成立至今,辰德资本一直是专注于投资早期TMT基金的母基金,包括明势资本、九合创投、源码资本等都是辰德资本所参与投资过的知名GP。

       目前,辰德资本管理多支美元、人民币基金,资金管理规模20多亿元。“国外大学基金,退休基金,国内高净值个人,国内家族办公室等都是我们重要的投资人。”辰德资本董事总经理周惟菁说。

       辰德资本看重收益性,“给LP有现金回流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,不能只是账面值。”周惟菁表示,在未来,“我们希望做有方法论、有深度思考、有挑选的精品性投资,获取超高回报。”


母基金与直投的混合打法


       辰德资本从起步开始,就定位自己为混合基金,既做直接投资又做基金投资。“投资人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,来选择我们的单一产品或者混合产品。”周惟菁说。在母基金的回报率方面,周惟菁透露,“从账面上来说,仅仅两年,有两倍以上回报的基金已有多个。”与一般母基金跟投不同,辰德资本在医疗领域独立寻找项目,领投为主。
由于看好TMT和医疗健康两大领域,辰德资本的投资分工清晰,“医疗做直投,TMT领域则是通过母基金的方式操作,主要是以投资A轮之前的基金为主。”周惟菁透露。
       在周惟菁看来,过去的五到十年中,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在互联网化,企业通过新的企业服务也更高效的运作,于是行业就产生了很多细分跑道,这对于创业型基金来说,很难去覆盖,因此,辰德资本选择通过母基金形式来投资专注TMT领域的投资机构,以确保自己的成功率。“辰德资本在过去大约看了150多个基金,都是专注投TMT行业的。”

既有直投的身份,又有机构LP的角色,这在周惟菁看来是对辰德资本十分有利的,最深的感触是,“你会比较能理解做一个直投基金会遇到的一系列问题,比如说策略的制定,投资决定是怎么产生的、运营怎么做、激励怎么做。能让我们能换个角度,去更好的去了解GP。”


GP投资人的筛选:先看过去再看现在


       周惟菁坦言,母基金模式天然的带有分散风险的功能,而在辰德资本的历史中,母基金至今未出现过亏损。在筛选GP上,辰德资本有自己的理解。
       母基金的投资包含两层筛选。其一,在GP的大池子里,努力筛选出高于行业平均水平的优秀管理人。其二,优秀的管理人再去努力筛选出优于行业平均回报的好企业。“这两层筛选都做到,母基金就能获得超越行业平均水平的回报。”据了解,辰德资本通过母基金的形式已经进入了超过300多个项目,风险也大大分散了,并且辰德资本定位做精选类母基金,“控制好规模再投资,也会减低风险。”
       在收益性上,辰德资本更倾向于选取早期基金来作为方向,“早期基金风险虽然较大,但也有获得高收益的可能性,由于早期的估值水平较低,一旦项目好,后续跟进的话,对基金的业绩提升很大。”
       在这套GP选择的方法论中,对于投资人的考量至关重要,辰德资本会“先看过去再看现在。”
       据周惟菁介绍,“看过去”就是考察投资人在整个行业的积累,“考察从哪里来,做过什么,为什么出来创立一个新基金。他的能力和资源是否匹配现在管理的规模。这是我们做判断的一个方向。”周惟菁说。

       其次,看现在。考察创始人对行业的认知、投资逻辑、风险偏好,要有自己的判断、总结和认识。不仅如此,还要对基金组织架构、激励等制度有基本的判断,“这是一个基金团队能保持稳定的关键点。”周惟菁表示,还要考量基金创始人,是否有很强的自我驱动能力。“有些人确实特别渴望成功,不能接受失败,完美主义者。他会把这件事看得非常重要,不会给自己留后路。有些人则是选择特别多。”辰德资本则更倾向于前者,辰德资本认为,一个基金需要8-10年的周期,这其中一定会遇到很多困难,如何翻过这些坎儿,主要是考量创始人的自我驱动力。


清晰把握VC2.0投资人的发展轨迹


       有明确的方法论支持,对于投资人圈,脉络的把握,也是辰德资本十分看重的,2016年辰德资本年会上,创始人谈庆就曾分享过,母基金投资团队总结的七字诀,勤劳、脉络、方法论。勤劳与方法论顾名思义,脉络即是要求母基金团队对于投资人圈的动向有清晰的把握。源码资本创始合伙人曹毅正是辰德资本把握脉络而获得的典型VC2.O的投资人案例。
       曹毅还在学生时代时,就曾在一个投资机构做过实习生,毕业后,曾就职过联创策源基金和UC WEB,而后,加入红杉资本中国。2014年,曹毅离开红杉资本中国并创立源码资本。
       在曹毅离开红杉资本中国后,辰德资本很快找到他。周惟菁现在还记得,2014年夏天一个炎热的日子,在798一个咖啡厅室外遮阳帐篷下,与曹毅聊天的情景。“当时没有聊他的第一期基金,聊的是他的一些困惑,比如基金架构如何建立。沟通很顺畅,他也认同我们的理念。”由此,曹毅与辰德资本在后续的基金上有了很多合作,“源码的人民币基金和美元基金我们都参与过,我们不太相信一个基金的创始人毫无渊源突然横空出世,这个很难。”周惟菁说。

       按照辰德资本的分法,目前,市面上VC2.0基金创始人的来历主要分三种,从成功的企业家转型而来、知名大基金从业过又单飞以及BAT高管,特别草根的很少。


不投过多GP 做精品化母基金


       VC 2.0是母基金的新宠,市场上,包括紫荆、熠美资本等母基金都看好背景优越的创投新基金,周惟菁认为,母基金有捕捉下一代最优秀基金管理人的动力,这无所谓是在2.0的时代还是3.0时代,辰德资本目前主要投资的GP依然是天使和Pre-A轮的较多。
       周惟菁表示,辰德资本经常会与同行业母基金合作,共同投资GP机构,“母基金的同行业不存在竞争性,我们投资的GP数量不会特别多,但希望可以做到精品化。”
       作为基金投资方,辰德资本对于所投的基金而言,会提供两个方向上的支持。
       第一,由于辰德资本的出资人有不少有互联网背景的,“我们所投基金看到的一些早期比较好的项目,会介绍我们的投资人去做下一轮,这对子基金来说,会成为一个比较好的资金来源方。”周惟菁说。
       第二,由于辰德资本投资的大部分子基金为新的创业基金,即VC 2.0,这些基金中,有很多投资人有丰富的投资经验,但在基金的管理经验上,是相对薄弱的,“往往管理又是非常耗费时间的,我们会提供一些专业的建议。”
       展望未来的创投市场,周惟菁认为,创投市场依然会保持活跃,并依然看好TMT、医疗领域,但在整个行业中,创业者会呈现更多的态势,基金的数量也会增加,但整体的成功率会下降,因此,这就要求LP必须超前到行业中,寻找前10%的基金,来保障较好的利润。
       对于A股、人民币市场会成为未来主导的业界声音,周惟菁认为,如果放在长线看,应该要相信不同的市场有各自的优劣,“国内市场近几年看起来很热闹,很多新兴企业国内上市或者被并购,但从过去十年周期看,在美国上市的公司也很多,不少高回报的项目很多是在美元市场退出的,只是不同的资本市场对于商业模式的接受度不同。”

       周惟菁透露,未来,如果以十年为一个周期来看,辰德资本依然会讲究平衡,美元和人民币都会做。


医疗直投重点方向


       在直投方面,辰德资本在过去一年中,已经投了十个项目,“其中,一个项目已经报了主板,一个在六月份之前会报新三板,还有一个收到收购邀约,三个完成了后期的融资。”
       2016年,辰德资本把投资策略重点关注基因测序和医疗服务。能在医疗行业中快速捕捉机会,并及时调整策略,得益于辰德资本创始团队的丰富的行业背景。辰德资本管理合伙人谈庆,在进入投资圈前,曾在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获得生物医学工程硕士,后在GE通用电气(中国)医疗集团担任副总裁兼核心影像总经理,主管CT、MR、数字X光、核医学及分子影像,以及心血管影像产品。
       不仅如此,辰德资本的多位投资管理人,都有着多年医疗行业工作和投资的经验。
       周惟菁表示,医学讲究科学性,需要严谨的临床数据作支撑,辰德资本不会投一些缺乏独创性技术的公司,“我们希望能投一些,在技术和真正改善人生命体验方面有一定突出表现的项目。”
2014 © CDBI Partners. All Rights Reserved. 沪ICP备15038150号